免费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久久久精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

<acronym id="jpdbj"></acronym>
<span id="jpdbj"><output id="jpdbj"></output></span>

<acronym id="jpdbj"><blockquote id="jpdbj"></blockquote></acronym>

    1. <ol id="jpdbj"><blockquote id="jpdbj"></blockquote></ol>
        <optgroup id="jpdbj"><em id="jpdbj"></em></optgroup>

          banner圖

          正 策 動 態

          業務研究

          正策關注|社區“團長”法律避坑指南

          日期:2022-05-06 作者:董允 律師

          上海疫情期間,大家只能暫時進行居家封閉隔離。然未及“偷得浮生半日閑”,就要開始為家中柴米油鹽發愁:早上6點準時打開美團、盒馬等各種APP搶菜,一頓操作猛如虎,再看戰績零鴨蛋:由于運力不足,當日的配送量在幾分鐘內就被搶空,我等手慢之人從未在這些平臺上搶到過菜。


          幸好及時發現救命稻草——社區團購,從柴米油鹽到牛奶面包,需要的物資,都能通過社區團購搞定。社區團購的“團長”,成了小區最受歡迎的人。有人戲言:疫情下的上海,活著全靠“團長”。


          我從一名潛伏在幾十個社區團購群觀望學習的“團購小白”、在強烈求生欲的驅動下,很快就對小區里的各種團購信息了如指掌:蔬菜團誰家最新鮮、肉肉團誰家最可靠、米面團誰家最便宜,都能一一道來。在投身偉大的社區團購事業時,本大狀職業病突然發作,于是從法律角度對社區團購問題進行了梳理并寫下本文。希望能夠幫助社區“團長”們規避法律風險,規范團購活動,更好地幫助大家解決疫情期間的日常生活需求。


          法律視角下的社區“團長”


          社區團購的“團長”,是社區團購活動的組織者。從不同的社區團購組織模式分析,社區“團長”的法律身份有所不同。


          第一類:“團長”為供應商的員工或者代理人。例如某小區會所餐廳的員工,在小區里組團團購本餐廳自產的面包水餃等食品。這種模式下,商品的定價權在供應商,供應商一般不允許“團長”改變價格,“團長”的收入主要來源于工資收入或者供應商給予的傭金收入。


          第二類:“團長”為經銷商?!皥F長”利用渠道優勢,根據團員的需求找到匹配商品的供應商或者上級經銷商,從供應商或者上級經銷商處購買相應的商品,然后適當加價銷售給自己的團員。這種模式下,商品的定價權或者部分定價權在團長,一種情況是供應商或者上級經銷商完全不對商品價格作限制,“團長”可以自由定價;還有一種情況是部分供應商為了維護市場穩定,會規定售賣商品的最高銷售價格,“團長”可以一定幅度內確定商品的售賣價格。這里“團長”的本質就是下級經銷商,其利潤主要來源于商品買進和賣出的價差。


          第三類:“團長”為團購成員的代理人。在疫情期間,一些大型商超例如山姆超市等也開通了團購渠道,每個社區需要對接人負責聯系對接。這些負責聯系對接的“團長”是團購成員推選的代理人,他們負責統計團購成員的需求、組織社區團購活動,但他們本身不負責銷售渠道,沒有商品定價權,也不是經銷商的員工或者代理人,這類“團長”往往出于公益目的為團購成員提供服務,一般不收取報酬金或者僅向團員適當收取少許服務酬勞。


          以上三種不同身份的社區團購“團長”,可以從法律本質上加以區分:第一類團長代表賣方(供應商),團長本身不是獨立的合同主體,與賣方之間形成代理關系或者職務行為;第二類團長,一方面與供應商之間形成貨物買賣合同關系,對于供應商而言,這類團長是“買方”,另一方面又與團購成員之間形成貨物買賣合同關系,對于團購成員而言,其是“賣方”,在兩個買賣關系中均處于獨立的合同主體地位,利用上下游的價格信息差來賺取商品的差價;第三類團長代表買方(團購成員),本身也不是獨立的合同主體,與買方之間形成代理關系。


          社區“團長”可能遇到的法律問題


          1、作為賣方或者買方代理人的“團長”


          上述第一類和第三類的“團長”,實質上是賣方或者買方的代理人,與賣方或者買方之間形成委托代理的法律關系,他們從事團購活動,相應的法律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擔,所以這兩類團長可能遇到的法律風險相對較低。


          需要注意的是,“團長”作為買方或者賣方的代理人,應該要與被代理人辦理書面的委托代理手續,明確代理的權限范圍(如果團長是賣方的員工,屬于職務行為的,則無需辦理委托手續)。


          2、作為經銷商的“團長”


          上述第二類“團長”,作為經銷商,在實際經營過程中可能面臨較大的法律風險,需要重點關注。


          (1)經營資質風險


          目前上海社區團購最主要的交易平臺是“快團團”“群接龍”等微信小程序,這些小程序類似于淘寶,為買賣雙方提供線上商品買賣及收付款等功能,實質上屬于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


          如果“團長”作為買方或者賣方的代理人,僅僅在交易平臺上代為收付款,則不宜將其歸為電子商務經營者。但對于上述第二類“團長”,也就是利用買賣雙方信息差買進賣出賺取差價的經銷商,就應當歸入電子商務經營者。根據《電子商務法》的規定,除了個人銷售自產農副產品、家庭手工業產品或者不需要行政許可的零星小額交易等情形外,大多數的電子商務經營者都應當依法辦理市場主體登記。如果這類“團長”沒有依法辦理市場主體登記,則涉嫌無證經營,有可能被市場監管部門依法取締、沒收違法所得、罰款,情節嚴重的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責任。


          需要特別注意,如果作為經銷商的團長沒有零售許可證而購買囤積煙草等國家專營專賣的商品,并向團購成員兜售,屬于變相售賣的違法行為,情節嚴重的可能構成非法經營罪,受到刑事處罰。


          (2)產品質量瑕疵和食品安全風險


          目前社區團購的主要物資以食品為主。根據《食品安全法》相關規定,國家對食品生產經營實行許可制度。從事食品生產、食品銷售、餐飲服務,還應當依法取得生產經營許可(銷售食用農產品和僅銷售預包裝食品的不需要取得許可)。


          目前社區團購主要以蔬菜、雞蛋、大米這些食用農產品為主,雖然不需要取得生產經營許可,但作為經銷商的“團長”,仍需要對這些食品的安全負責,一旦發生食品安全事故,此類團長可能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對于食品以外的商品,作為經銷商的“團長”同樣也要承擔產品質量安全責任,根據《產品質量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相關規定,銷售者應當建立并執行進貨檢查驗收制度,驗明產品合格證明和其他標識。同時應當采取措施,保持銷售產品的質量。如果由于產品質量問題對消費者(團購成員)造成損害的,作為經銷商的團長可能面臨消費者的索賠而承擔賠償責任。


          (3)侵犯知識產權的法律風險


          如果售賣的商品盜用了別人的注冊商標或者使用他人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擅自使用與知名商品的名稱、包裝、裝潢相同或近似的標識的,可能會構成商標侵權以及不正當競爭中的混淆行為,一旦被提起訴訟,最高將面臨受害方實際損失或本方不當獲利部分5倍的高額賠償。


          (4)違反信息保密義務的法律風險


          社區“團長”在組織團購活動中,不可避免地會得到團購成員的個人信息,例如手機號碼、家庭住址等等,團長為團購活動可以合理使用這些個人信息,例如利用獲取的團員手機號碼通知其取貨、根據掌握的團員家庭住址送貨上門等等,除此以外,團長不得濫用獲取到的團員個人信息,更不能將團員個人信息透露給其他人。根據《個人信息保護法》相關規定,如果在處理個人信息過程中侵害個人信息權益造成損害的,依法將承擔民事賠償責任,同時有關主管部門可對侵權人處以吊銷營業執照或相關業務許可、罰款等行政處罰。


          如果將獲取的個人信息出售牟利,情節嚴重的,則可能構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將受到刑事處罰,最高可能被判處7年有期徒刑!這里“情節嚴重”的情形包括:出售或者提供行蹤軌跡信息,被他人用于犯罪的;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行蹤軌跡信息、通信內容、征信信息、財產信息五十條以上或者通信記錄、交易信息等其他可能影響人身、財產安全的公民個人信息五百條以上的;違法所得五千元以上的;等等。


          對社區“團長”的幾點建議


          在上海疫情期間,社區團購的“團長”們客觀上為解決廣大人民群眾的基本生活需求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如果不懂法律,有可能會好心辦壞事,嚴重的則會為自己招來法律糾紛。在此我想給社區“團長”們提一些建議。


          1、在組織團購活動前明確自己的法律身份


          前文分析,“團長”如果作為買方或者賣方的代理人來組織團購活動,法律風險是最低的,但必須要做好準備。如果團長作為供應商的代理人,應當向團員披露供應商的情況,包括供應商的營業執照、食品經營許可等行政許可文件以及相應的委托手續等;如果團長作為團購成員的代理人,應當如實向團員披露采購商品的購入價格等基本信息,并且應當取得團員對其代理身份的確認。例如在“快團團”“群接龍”等平臺上發起團購時,可以增加一段話“本次團購由團長接受團員委托代為向XX供應商采購XX商品,您如果下單即視為同意本團長與您之間形成委托代理關系”,這樣就相當于取得了團員的書面委托。


          而如果“團長”作為獨立的經銷商,那么就應當在經營頁面上標識自己的營業執照(包括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食品經營許可證等許可文件。做到合法經營,有跡可循。需要說明的是,個人從事網絡交易活動,年交易額累計不超過10萬元的,屬零星小額交易,對其中不屬于依法需要取得行政許可的,可以不辦理市場主體登記。


          2、在團購活動中盡到必要的注意義務


          “團長”在組織整個團購活動中,從統計需求下訂單到將商品分發到每一個團員手中,需要付出很多的精力。但是,如果不注意一些細節問題,那么在遇到糾紛時,之前的努力可能都會付諸流水。建議“團長”們盡可能選擇大品牌有知名度的供應商,可以減少產品質量問題,在售后服務方面也更有保障。根據法律規定,禁止經營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包括:農藥殘留、生物毒素、重金屬等污染物質超過食品安全標準限量的食品;死因不明的禽、畜、獸、水產動物肉類及其制品;未按規定進行檢疫或者檢疫不合格的肉類及肉類制品;腐敗變質、霉變生蟲、污穢不潔、混有異物、摻假摻雜的食品;標注虛假生產日期、保質期或者超過保質期的食品;無標簽的預包裝食品;等等。作為“團長”,有必要向供應商了解詢問商品是否存在以上問題;某些商品例如肉類,應當要求供應商提供檢驗檢疫證明;商品到貨后,應當先從外觀上初步判斷是否存在霉變腐敗、是否超過保質期、預包裝食品是否有標簽,先就食品安全問題做一個初步的檢查和篩選,既是對團購成員的負責,也是對自己的保護。


          3、在團購活動中保留相關原始合同和交易憑證


          由于目前社區團購大多是以網購集中下單的方式進行,屬于電子商務活動,一旦發生爭議,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提供原始合同和交易記錄。因電子商務經營者丟失、偽造、篡改、銷毀、隱匿或者拒絕提供前述資料,致使人民法院、仲裁機構或者有關機關無法查明事實的,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社區“團長”在向供應商下單時,應當索取相應的貨物銷售合同,如果在網絡平臺上下單,那么網上下單的頁面應當截圖保存,為了防止網上訂單因系統故障等原因被刪除,最好能夠以視頻方式將其固定下來。這樣一旦發生爭議,則不至于因無法舉證而陷入被動。交易轉賬的時候,盡量將交易款項匯入對方對公賬戶,避免被稅務稽查,同時在發生爭議的時候能夠提供有效的轉賬流水證明資金用途。


          4、切莫觸碰法律紅線


          最近在網上看到一些有關“團長”的負面新聞報道,主要集中在高價倒買倒賣的問題上。對此我的看法是,社區“團長”們在組織團購活動中,付出了辛勤的勞動,也擔負一定的責任和風險,客觀上解決了人民群眾的生活需求,如果適當收取一些酬勞或者利潤,并無可厚非。但籍此特殊時期高價倒買倒賣,賺取高額利潤,即不符合道德準則,也可能觸碰到法律紅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布的《關于辦理妨害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違反國家在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期間有關市場經營、價格管理等規定,哄抬物價、牟取暴利,嚴重擾亂市場秩序,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依法從重處罰”。從以上規定可以看出,疫情期間這種哄抬物價牟取暴利的行為,已經上升到刑事犯罪,“團長”們萬萬不可觸碰法律的底線。


          返回列表
          搜索
          免费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久久久精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