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久久久精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

<acronym id="jpdbj"></acronym>
<span id="jpdbj"><output id="jpdbj"></output></span>

<acronym id="jpdbj"><blockquote id="jpdbj"></blockquote></acronym>

    1. <ol id="jpdbj"><blockquote id="jpdbj"></blockquote></ol>
        <optgroup id="jpdbj"><em id="jpdbj"></em></optgroup>

          banner圖

          正 策 動 態

          業務研究

          以案說法|疫情防控志愿活動中損害賠償責任由誰承擔?

          日期:2022-04-28 作者:薛科楓律師團隊

          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涌現出大批的志愿者投身到抗疫一線中,他們來自各行各業,在此時均化身為“大白”,為抗擊疫情貢獻自己的力量。那么,在疫情防控中發生損害時的賠償責任如何承擔呢?志愿者服務活動涉及到的主體可以概括為志愿者、志愿服務組織、志愿服務對象和第三人四大類,在分析志愿服務過程中發生損害的賠償時主要可能涉及志愿者與志愿服務組織之間的關系,以及志愿者及/或志愿服務組織與志愿服務對象或第三人之間的關系。

          基于志愿者的公益性,志愿者和志愿服務者之間并非雇傭關系或勞務關系,在發生損害賠償時通常適用過錯歸責原則及公平原則,影響認定的因素主要包括實施侵權主體的不同、損害發生原因以及因果關系程度。本文擬從案例出發,分析不同情形之下損害責任的承擔。


          因志愿服務對象或者第三人過錯,志愿者受到損害時賠償責任的承擔



          因志愿服務對象或者第三人過錯,導致志愿者受到損害的,如志愿服務組織無過錯則不承擔損害賠償責任,但志愿服務組織應當協助志愿者追究侵權人損害責任?!秱魅静》乐畏ā?、《上海市衛生應急管理條例》等相關法律規定,無論是個人或單位均有義務配合預防及控制疫情的措施,拒不配合相關檢查、檢驗或隔離并致志愿者遭受人身損害、財產損失的,志愿者可以依據《民法典》侵權責任編等相關法律規定,要求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



          案例: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人民法院 (2020)粵0605民初9297號


          2020年2月疫情期間,丁某參加由某居委會組織的,配合某物業分公司的工作人員對進出小區的人員進行排查的志愿活動。因某物業分公司工作人員與丁某等志愿者要求陳某進入小區時接受檢查,陳某辱罵丁某等志愿者“去死吧,多管閑事?!倍∧陈牭胶笄榫w激動,與陳某發生爭吵。經現場的其他志愿者和物業人員勸導之后,陳某離開。丁某在休息期間,出現了氣喘的癥狀,隨后丁某被送往醫院住院治療。出院后丁某將陳某、某居委會、某物業分公司起訴至法院,要求賠償損失。經法院審理后認為,陳某對丁某進行言語攻擊,將丁某按照防疫規定進行檢查稱作多管閑事,詛咒丁某去死,明顯違反善良風俗,因此陳某對丁某損害后果的發生存在過錯,且陳某的辱罵行為與丁某的損害存在相當的因果關系。丁某在明知自己身體存在疾病的情況未能冷靜處理,對自己疾病發作也存在一定過錯。法院酌定由陳某承擔20%的賠償責任。某居委會只是志愿活動的組織者,只是根據丁某的意愿安排丁某在小區門口做查驗工作,而現場其他防疫人員也對爭吵雙方進行了勸導,因此某居委會對丁某的疾病發生并無過錯,不應承擔相應的補充賠償責任。某物業分公司只是小區物業管理者,接受某居委會的指導和組織進行防疫工作,對丁某的疾病發作并無過錯,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參考法條:

          《傳染病防治法》第十二條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的一切單位和個人,必須接受疾病預防控制機構、醫療機構有關傳染病的調查、檢驗、采集樣本、隔離治療等預防、控制措施,如實提供有關情況。疾病預防控制機構、醫療機構不得泄露涉及個人隱私的有關信息、資料。

          《上海市公共衛生應急管理條例》

          第七條任何單位和個人應當遵守有關法律、法規規定,服從各級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發布的決定、命令、通告,配合各級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依法采取的各項公共衛生事件預防與處置措施。


          第八十三條單位或者個人違反本條例規定,不服從各級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發布的決定、命令、通告或者不配合各項依法采取的措施,由有關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由公安機關依法給予處罰;導致公共衛生事件發生或者危害擴大,給他人人身、財產造成損害的,應當依法承擔民事責任;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民法典》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條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營養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還應當賠償輔助器具費和殘疾賠償金;造成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條侵害他人人身權益造成財產損失的,按照被侵權人因此受到的損失或者侵權人因此獲得的利益賠償;被侵權人因此受到的損失以及侵權人因此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被侵權人和侵權人就賠償數額協商不一致,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由人民法院根據實際情況確定賠償數額。

           

          在無侵權方的情形下,志愿者在志愿服務工作中意外患病、受傷或死亡時責任的承擔



          在無侵權方的情形下,志愿者在志愿服務中意外患病、受傷或死亡時,能否要求志愿服務組織承擔責任呢?根據過錯歸責原則及公平原則的相關規定,可以分為以下兩種情形:


          (一)因志愿服務組織過錯受到損害的,由志愿服務組織依法承擔損害賠償責任。例如安排志愿者從事超出自身能力范圍的志愿服務導致志愿者患病、受傷或死亡的,未向志愿者提供防護用品、安全防疫知識培訓等導致志愿者在志愿服務期間感染新冠狀病毒等,則該志愿者組織存在過錯,應該承擔賠償責任;


          (二)志愿服務組織無過錯的情況下,不承擔損害賠償責任,出于公平責任,應當給予適當補償。



          案例一:安徽省馬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2021)皖05民終335號

          2020年新冠疫情發生后,王某接某社區居委會通知,于2020年2月2日赴值班卡點處值班。2020年3月,王某在值班過程中回家取開水,因突發心腦血管疾病在家中去世。親屬遂起訴至法院要求社區居委會賠償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等,一審法院經審理后認為,雖然王某與社區居委會之間不存在勞務關系,但在新冠疫情防控工作中,該居委會安排68歲高齡的王某值班前,未對其身患高血壓盡到必要審查義務,且值班時間從早上八點到晚上十二點,值班時間安排過長,不合理亦不科學,社區居委會存在一定過錯。因此,社區居委會應對該起事故承擔賠償責任。王某身患高血壓,但未主動向社區居委會說明身體情況,未盡到必要的注意義務,因此,可減輕社區居委會的賠償責任。一審法院判決社區居委會承擔30%的責任。后王某家屬上訴,二審法院考慮到王某作為退休黨員響應黨組織號召的模范性,為群眾服務的積極性,提供勞務的志愿性,二審改判社區居委會承擔40%的賠償責任。



          案例二: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2021)京03民終8841號

          李某系順義區某村村民,2020年6月初經村委會安排李某開始在村東口執勤,其工作內容為測量體溫、查驗健康寶、對進村人員進行登記等,執勤時間是晚上7點至晚上12點,2020年6月末時因身體不適被送至順義區醫院救治,被診斷為腦梗死。后李某以與某村委會構成雇傭關系,起訴至法院,要求某村委會賠償醫療費、殘疾賠償金等。經一審法院審理后認為,雖然某村委會按日發放補貼,但不足以證實李某與某村委會之間存在雇傭關系。李某稱因為某村委會安排其在深夜執勤,心理壓力和工作強度巨大,導致其突發腦梗死,但并未提交相關證據,且明顯缺乏醫學依據,也與日常的生活經驗不符。李某腦梗死系自身疾病所致,某村委會對于李某的損害沒有過錯,李某的自身疾病與某村委會之間亦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關系,駁回了李某全部訴訟請求。后李某上訴,二審法院亦未支持李某要求賠償的請求,但考慮到李某確于疫情期間在村委會組織下,為村民提供疫情防控服務工作,為維護村集體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作出了一定貢獻,根據公平原則,判決某村委會給予李某經濟補償2萬元。


          參考法條: 

          《湖北省志愿服務條例》第四十條志愿者在志愿服務中受到損害的,依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一)因志愿服務組織過錯受到損害的,由志愿服務組織依法承擔民事責任;(二)因志愿服務對象或者第三人過錯受到損害的,由志愿服務對象或者第三人依法承擔民事責任,志愿服務組織應當協助志愿者向志愿服務對象或者第三人追究法律責任;(三)因不可抗力受到損害的,志愿服務組織應當給予適當補償。


          《民法典》第六條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遵循公平原則,合理確定各方的權利和義務。

           

          志愿者在志愿活動中侵害志愿服務對象或者第三人時賠償責任的承擔



          雖然志愿活動為公益性質,但志愿者在志愿活動中造成他人人身損害、財產損失的,仍需承擔賠償責任。如果因他人違反防疫規定導致沖突,其對侵害結果的發生具有過錯,可以減輕志愿者的責任,志愿者與其按照各自的過錯比例承擔責任。



          案例:貴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縣人民法院 (2021)黔0627民初1462號

          2020年2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爆發,板場鎮大松村村民自行設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檢查值班卡點,村民成立志愿者輪流值守,曾某一、曾某二均為卡點志愿者執勤人員。2020年2月9日,曾某開車回家,途徑檢查值班卡點時,與執勤人員曾某一發生沖突,繼而曾某二前去幫忙,三人發生打架糾紛,導致曾某頭、面部軟組織受傷。沿河縣板場派出所出對曾某一和曾某二各處罰款兩百元。后三人協商賠償無果,曾某起訴至法院。經法院審理認為,曾某一、曾某二侵害曾某的身體健康,應當予以賠償,但在特殊時期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設立卡點的行為正當合法,村民自治組織在卡點檢查時間段防止外來人員和車輛進村以便減少和預防疫情的傳染行為應當予以支持,曾某在未能獲得卡點執勤人員完全許可的情形下強行通行導致的打架糾紛具有明顯過錯,從而應當減輕侵權人曾某一、曾某二的賠償責任,判決曾某自行承擔60%的責任,曾某一與曾某二承擔40%的賠償責任。


          參考法條: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三條被侵權人對同一損害的發生或者擴大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

           

          綜上,在判斷疫情防控志愿活動中損害賠償責任的承擔時,要綜合考慮以下兩個方面:


          其一適用過錯責任的歸責原則。包括四個方面,即客觀上有侵害行為發生;侵權人在實施該侵權行為時具有過錯;有損害結果的發生;侵權人實施該侵權行為與損害結果發生之間具有因果關系。


          其二根據各自過錯程度,按照過錯比例承擔責任。被侵權人對損害結果發生具有過錯的,應當減輕侵權人的責任,侵權人與被侵權人按照各自的過錯程度承擔相應的責任。


          除此之外,盡管志愿服務組織不承擔賠償責任時,依據公平原則與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亦應當對志愿者給予一定的補償。


          疫情之下,無論作為志愿者還是居民,面對問題時應當冷靜處理。因一時沖動導致糾紛發生,侵害了他人的合法利益,需要依法承擔賠償責任。志愿服務組織應當為從事有安全風險志愿服務活動的志愿者辦理必要的人身保險,在轉嫁自身風險的同時也能夠保障志愿者在發生意外時及時獲得救濟。


          近期上海疫情讓我們的城市停擺,為了早日戰勝疫情保障市民的基本生活需求,涌現了許許多多溫暖人心的志愿者大白,當然由于疫情的突發性和復雜性,志愿服務活動難免不能盡善盡美,間或也夾雜一些不和諧的聲音。寫這篇小文章,只想說世間哪有什么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罷了。希望我們在面對志愿者時能多一些理解和包容,少一些批評或指責,多一些建議和幫助。也期待更多的人投身于志愿服務這個行列,一起溫暖這個城市。


          返回列表
          搜索
          免费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久久久精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